真人百家乐 小说大全 奇幻玄幻 逆乱苍龙

第一卷 龙抬头 第六十七章 打劫(六一快乐!求收藏?)

  

  阔别太安长达三年之久,这么长的时间想来已经有许多人把他给忘了。

前几年虽在太安待着,但因为对陈紫东多有不满,在外自己找了一间屋子自己在外住着,除了去宫里看看楚罗璃之外,他很少在那座皇宫里待着。除了那几位守在宫门的几个侍卫对他有些印象之外,皇宫里可没几人熟识这位太子殿下的。在那座巍峨的皇宫中,陈景苍可以说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所以才格外怀念并州里的两个兄弟,待他们自然更为包容和随性。

这个自并州一同前往太安的何力行,陈景苍心中对他是存着一份同为故乡人的亲近之感,也愿意放下架子和他做朋友,毕竟太安里实在是太孤单了些。

不知怎得,在他看来更加喜欢那个从小长大的地方,有着三两好友,有着心仪的女子,还有伴随他成长的娘亲和舅舅,来了太安后,那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心里难免生出一些抗拒,自然也对这座城没有多少的喜欢。

陈景苍对三千禁军表现出的生疏之感也是由此而来,若是此时在凉州与他一同征战过的袍泽兄弟,想来这几日要多出许多乐趣来。

因为喜欢一座城,便就喜欢上那座城里的人,因为讨厌一座城,便就生不出那一份亲近之感。

虽说这次回了太安之后便就真正算是扎根在那,但现在的他依旧不想勉强自己,装模作样的讨那些人的敬畏或是喜欢。

...

离开紫金山走了两日之久,到了日落西山,全军驻扎之时,营中剩下的粮草最多可以撑到明日傍晚,可那个信誓旦旦说解决粮草问题的何力行依旧没有半点动静,每天来陈景苍身旁看他练练拳,然后吹捧他几句后就没了身影。

在埋锅做饭之时,陈景苍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拉起正往自己嘴里塞着一大块干硬馒头的何力行说道:“你要是明日之前还不能解决粮草问题,你就准备一辈子打光棍好了?!?br/>
何力行努力咽下还未嚼碎的馒头,含糊地说道:“给口水...”

从李凤宁手中接过递过来的水,然后一把藏到身后,说道:“倒是说说你有什么计划,若是你这样到了太安我就是想给你个好位置坐,你也要被人狠狠戳脊梁骨?!?br/>
“水先拿来,我就告诉你?!?br/>
陈景苍半信半疑的递过去手中水囊,何力行拿起满满灌了两大口,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饱嗝,说道:“带上两个人跟我走,不仅要解决粮草问题,还给你找了个练拳捷径!”

陈景苍斜着眼看了一眼苏清儿一脸郁闷的说道:“练拳之时,你就天天在我旁边说这不对,那不对,你看何将军也学着打趣我拳法不行了。你要是个哑巴就好了!”

苏清儿一脸不屑的撇过头,嘀咕道:“还不是你太蠢!”

刚想为自己辩驳一番,就被何力行打断,只听他说道:“快点跟上!?!?br/>
陈景苍转头看了一眼聂章,这才朝着苏清儿说道:“走,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跟上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得懂了那套拳法?!?br/>
三人很快就消失在三千禁军面前,一路上翻过了两三座大山,这才来到一条很是幽静的小道之上,何力行拿出黑色面巾递给陈景苍说道:“快蒙上,今晚带你好好见识一下我当年的拿手本事,只是,你带着这位姑娘干嘛?”

“还能干嘛?把风啊,也让她吃点苦头,天天早上在那埋汰我,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背戮安粤成献俺隼吹姆吲苁强桃?。

苏清儿喘着粗气说道:“你可别小瞧了我,当年为了练习绫罗舞,我吃得苦比你想像中还要多得多?!?br/>
“可别忘了你的身份,杀手姑娘!以后杀我可比现在要困难多了?!背戮安源蛉さ?。

“那可未必,或许哪天你上了我的床,死在温柔乡里也说不定?!彼涨宥敕嫦喽?。

“两位,在你们面前的这位英俊男人已经二十好几了,还没有讨到媳妇,你们收敛一些可好?”何力行一脸不满。

“现在该怎么办?”陈景苍转了话题,问道。

“等。等他们回山?!焙瘟π幸涣成衩氐乃档?。

“我们是来干嘛的?”苏清儿这时好奇的问道。

“自然是来做一桩杀人越货的行当,一切顺利的话,想必半夜就能凑够一千人一日所需粮草?!?br/>
“这么少?”陈景苍不由摇头。

“陈少爷,那可是三千人,我观察的这座山头撑死不过百十人的样子,你还指望就靠着一座山头养活你那三千禁军?”

“不够呀!”

“不够不能找下一家吗?离开紫金山走了这几日,根据我观察,这方圆百里之内不少于四五家山贼,一家一家的搜刮过去不就能撑到找个郡县补充一下粮草了?!?br/>
“那你之前说给我找个练拳捷径,现在也该告诉我了吧!”陈景苍何力行以及苏清儿三人趴在一处山坳之中,此时他的询问的声音压低了些问道。、

“别的不知道,当年跟着老爹练习通杀拳之时,我老爹教我拳法的方法便就是揍我,那几年被打得可惨了,那时候他的拳头可硬了,等我练会通杀拳之后,他的拳好像就变得有些绵软无力了?!焙瘟π猩粲行┑统?,转头继续说道,“练拳么,多挨几顿揍不就学会了吗?”

“话糙理不糙!”苏清儿在一旁点头附和。

“这,你又知道了?”陈景苍忍不住呛道。

苏清儿白了他一眼,刚想说话就被何力行打断道:“嘘,他们来了!”

“从小到大可没做过拦路抢劫之事,今日不知怎得,我竟然有些兴奋呢?!背戮安栽谝慌阅θ琳扑档?,“是不是要跳出去大喝一声?”

何力行像白痴一样转头看着陈景苍,还没等他说话,就听到陈景苍说道:“我忍不住了!”

一把拉住苏清儿就直直的冲到一群手持钢刀,牵着好几辆马车的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面前说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小命来!”

“不对,是买路钱!”苏清儿纠正道。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毕竟第一次打劫,台词背的不熟也情有可原!”陈景苍解释道。

苏清儿只好冲着他翻了个白眼以示心中不满。

毫不在意的陈景苍摆开架势,朝着那群人大声喝道:“刚习会一拳名为‘破?!?,诸位可要尝尝?”

“你没学会!”打击之声格外刺耳。

陈景苍也不理会,沌口看向那群很像山贼的山贼。

附近鬓角山的一伙山贼全都一脸错愕的盯着面前说了两句蹩脚的行话后就出手的陈景苍,在他们看来就算是黑吃黑也要留下些商量的余地,怎得?世道变得如此之快?他们可还没说不给留下些买路财啊,这就动手?

这一片常年行那杀人谋财的几个土匪也都不是些泥菩萨,见面前那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说了一句这就动手,心中也生出火气来。

为首一人,大步踏出喝道:“鬓角山刘仁宏在此,敢问阁下何人?规矩都不讲了?”

而此时在一旁的何力行也顾不得心中后续安排了,也跑了出来,来到陈景苍身边。

“是哦,得想个响当当的名号,绿林好汉都讲究这个!”收了拳的陈景苍转头问何力行。

“别问我,我不知道!”何力行连忙拍手说道。

“不如就叫铁拳三人组怎样?”苏清儿提议道。

“这也太没品了,我看就叫铁拳宗师好了?!?br/>
何力行和苏清儿对于陈景苍的这个提议连忙摇头。

“既然现在在鬓角山,不如就叫鬓角三侠好了?!?br/>
“虽然还是很难听,但就暂且取了这个名字吧!”

山贼刘仁宏见那三人不回答自己,反而在笑着聊天,心中怒气更甚,他终是忍耐不住,挥舞手中钢刀朝着那三人砍去。

陈景苍一见劈砍而来的钢刀立即进入角色,嘲讽说道:“偷袭我们鬓角三侠,你可真是好大的胆量!且吃我一拳!”

“破海!”

陈景苍声喊得很大,可拳头却显得有些绵软无力,眼看拳头就要迎上钢刀之时,却见陈景苍一个折身,竟是避开了劈砍而来的钢刀。

刘仁宏见出招未能成型,躲闪又有几分仓促的男子,心中不由大定,还怕遇上什么扎手的硬点子,没想到一招之下那人就显出败势,收刀之后说道:“还当什么人物,你这三脚猫的拳法回去在练几年再来吧,哦,想必过了今日你也没什么机会了?!?br/>
陈景苍这几日被苏清儿打击的已经够深刻了,再一听还有人敢出言讥讽,不由再次摆开‘破?!钠鹗秩?,轻声说道:“再来!”

刘仁宏见陈景苍那番模样,心中顿时生出一股警觉,不由紧紧握住手中钢刀,然后朝着身后的几人使了个眼色,这才再次出刀。

雪白钢刀比之前更为迅捷的劈砍而下,陈景苍再次出拳,可出拳后依旧不能完整的使出那一招,再次侧身躲过,刘仁宏怪笑一声,说道:“上一次被你躲了过去,这次可没这么好运了?!彼底?,劈砍而下的刀势一变,竟变成横扫,刀锋所指,便是陈景苍出拳未成的那只手,这一个破绽要说刘仁宏先前没有准备,被陈景苍给逃了过去,可现在有了充分准备,怎么能放过这样一个大好机会。

就连一旁的苏清儿脸色都一紧,失声尖叫:“小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