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百家乐 小说大全 奇幻玄幻 斩上邪录

第五十五章 想要见的人

斩上邪录 榆珺 5084 2020-06-02 03:46

  

  一路上,战潇对花末冰冷到了极点,花末说什么他都装作没听见,没一会儿花末也懒得搭理他,只当战北关生了个不懂礼数的孩子。直到手下人给战潇递上了楚国近期的情报,他的表情才稍稍温和。

“喂,女人,我是战家少主战潇,你就是花末?”战潇转头看着花末,冥王在楚国宫宴上真的要了她?冥王殿下竟然会要一个灵力如此卑微,容貌也绝非倾国倾城的女人?

战潇瞧着花末,怎么刚刚才说个不停的女人,忽然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你说……你是谁?”花末回过神,她眼睛紧紧的盯着战潇,生怕错过他说的每一个字。

“我是战家少主,战潇?!闭戒烊被┟患烂?,被他的身份惊到了,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介绍。

“这不可能!”花末脱口而出,她盯着战潇的脸,忽然想通了什么,小声的自言自语道,“不对,不会的……”

战潇看着花末神色大变,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忍不住开口问道:“本少主生来便是战家少主,有何不对?”

花末却像是完全没听到战潇的话,只是低头思索,沉默不语。

战潇,这个名字是她生前给战北星和司马慧心的孩子取得名字?;┫M嵌说暮⒆由钤诤推降氖贝?,能真正的做到潇洒自由。

但还没等着两人的孩子出世……

那日,战家主家,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那日,花上邪红衣似火,司马慧心跪在她的旁边,她浑身沾满了鲜血,分不清是她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那天,他们二人的孩子……就已经没了。怎么可能现在出来个战潇?难不成是战北关终于良心发现,觉着对不起她花上邪,生了个孩子起了花上邪想的名字?不可能啊……

“末儿怎么孤身一人来这么危险的地方?!辈恢痪?,几人已经走到了结界处,司马凌虽是早就察觉到了几人的气息,但他要守着封印井,不能离开。直到几人走到结界外,司马凌才出言问道。

司马凌挥了挥手,结界开了个洞,战潇带着花末走进结界。

“舅舅?!闭戒斐韭砹杩?。

“你……你叫他什么?”花末不可置信的看着战潇,那表情既期待又恐惧。战潇越发看不懂花末了,这冥王殿下难不成善心大发,想要找个智障回去养着么?

瞧着战潇没回她,花末又赶忙朝司马凌开口问道:“你是他舅舅?”

司马凌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只当花末是随口一问:“是啊,小末儿可能有所不知,本公子有个姐姐,战潇是姐姐的儿子?!?br/>
我当然知道,你还有个姐姐。

花末确认了。眼前这个相貌英俊,看上去不苟言笑的男子真的是战北星和司马慧心的孩子。原来他真的是战北星和心尖儿的孩子,怪不得长得如此像战北星……

战北星,你有儿子了!你的孩子,还活着……你的血,还流淌在这世上!

司马慧心!我的心尖儿啊,这是你的主意吧,我本就对你愧疚了一辈子,就算你不如此,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

但幸好,上天还是眷顾她的,她又活了一次,面前的这个男子,就是他们的孩子?;┛醋耪戒?,像是要把他的相貌牢记在心中一般,看的十分仔细。

“小末儿这般盯着本公子的小外甥看,就算本公子不吃醋,怕是冥王殿下也会不开心的?!?br/>
“失礼?!被┱獠畔肫鹫?。

“舅舅,这个女人……花小姐说,是冥王殿下让她来的?!闭戒斓故敲辉趺唇橐饣┒⒆潘锤霾煌?,毕竟以他的相貌,不是第一次被小姑娘盯着看了。只是更加不相信冥王竟然会想要带着这么普通的女人回南冥国。

“哦?”司马凌挥了挥扇子,显然是不相信的,但他也没拆穿花末,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她。

“王爷带我来这结界处看过,我现在应该下去?!被┟环袢献约旱乃荡?,倒也没接着撒谎。她淡然的朝着司马凌开口,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司马凌自然知道花末有几分结界的本事,只是没想到冥王竟然已经带着花末来看过此处了??蠢戳饺嗽偎较略簧俅伟?。

“小末儿,这下面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也不能陪你下去,本公子必须守在这里,防止里面的东西逃出来?!?br/>
“司马家主放心,我心中有数,王爷同我讲过?!被┳匀槐人韭砹枨宄?,她随口一说,转身准备下井。

司马凌赶忙拦住了她。

“小末儿切莫鲁莽?!彼韭砹璩耪戒炜谒档?,“潇儿,你同小末儿走一趟吧。把她好好送到冥王殿下身边?!?br/>
“是?!闭戒斓懔说阃?。

“不用不用,下面太危险了,况且战潇还要在这巡视呢,这下面我自己下去就行了?!?br/>
“小末儿,若是你出了什么事,可让我怎么和冥王爷交代啊。让战潇陪你走一趟吧,他身上带着我的法器,若真是遇到了危险,我会第一时间赶到你们身边,你就放心吧?!?br/>
花末还想说什么,但战潇已经摩拳擦掌。他早就想下去看看,但司马凌一直拦着他,现在好容易司马凌同意了,他自然要下去闯闯。

没等着花末话说出口,战潇已经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花末没拦住战潇,也不再和司马凌费口舌,赶紧跟着战潇跳了下去。

司马凌瞧着花末的行动,轻轻地皱了皱眉头。这小末儿不会真的瞧上自家外甥了吧,自打认识她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她这么紧张,那日在宫宴上,她被人逼成那样,都没看她着急成这样。

到达井底后,空间豁然开朗,一缕阳光顺着井口照入井底。井底几乎没有没有水,周围有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还有一条黑漆漆的通道,不知会通向哪里。

战家可是现在健在的大世家之一,家风同之前无二,战潇从小也经历了不少试炼,本事和胆子经验都比江之阳和花家的小辈多出了一截不止。

他熟练的从怀中掏出法器,注入灵力,周围在火灵石的照耀下立马亮了起来。他示意花末跟上他,自己谨慎的向前走去。

花末来这井下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井内有什么机关她也只记得个大概,花末小心的跟上战潇,瞧着战潇的背影,她心中忽然有几分感谢战北关。

战北关和战北星不同,战北关有一颗想要战家更大更强的心,却没那个实力。战北星是有那个实力,却没什么家族感,一心只想着游戏山水,潇洒自在。

花上邪当年同江淮一起入战家学习体术,她与战北星一见如故,两人志同道合,年少轻狂,约好定要在这个时代结束战争,等着战争结束后,一人拐一个美人儿,游山玩水,等着玩累了,就找个最喜欢的地方,安顿下来。

战北关心思重,人也聪明。虽然从小便常有人把他同战北星对比,但他心态好,倒也没嫉妒战北星,一心觉着战北星也是战家人,他强自然也是好事?;┱獾愕故峭π郎驼奖惫氐?。

所以,那时候战北关身为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却没有选择她,花末虽然气恼,憎恨,在事后想想,却也能释然不少,那的确是战北关会做出的选择。

“喂,你想什么呢?”战潇瞧着花末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忍不住开口问道。

“哦,没事?!被┏潘α诵?,不论如何战北关能让战北星的儿子做战家少主,能把战潇培养至此,花末心中对战北关的憎恨也顺势轻了几分。

只是可惜了,花末当年给战潇起名,便是希望他能自由潇洒的生活。但现在,他的肩上还是背负了战家的未来。

说起来……她当年起名字的时候,找了好多个,到最后都没选好究竟用哪一个?!戒臁俏ㄒ灰桓鏊嫠吖奖毙呛退韭砘坌牡拿?。没想到……竟然真的用了。

“战家少主,你的名字是谁给你起的???”花末在战潇身后,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怎么?”战潇回头瞧着花末,这女人怎么奇奇怪怪,不是脸色变来变去,就是忽然问出这些毫不相干的东西。

“没什么,就是好奇,觉着你的名字真好听?!迸穆砥ㄗ济淮?。

果然这话效果不错,战潇回了花末:“是我母亲给我起的?!?br/>
“是吗……”

花末轻轻勾起嘴角,一双杏眸中满是眷恋。

司马慧心,你曾经说过,只要我活在世上,你便永远不会原谅我,那么……我死了,你是否原谅我了呢?你对我的憎恨,是否也随着这四十年,减轻了一些呢?

司马凌以为花末同他打赌,让他帮忙引荐一人,定会是想要拜谁为师,或者想要什么极品丹药或者法器。但实际上,花末只是想要再见她一次而已,那个她的生前的挚友,她的心尖,那个哭着说会憎恨她一辈子的女人,曾经的天下第一炼器师,司马慧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